“巨大上”公司,原是“大忽悠”

2018-08-26 11:46
分享到:
“巨大上”公司,原是“大忽悠” 在电台、电视台投进广告,为动车冠名,宣扬无孔不入;商会会长,慈悲之星,董事长被贴上一个个成功标签。通过制作虚伪表象,公司不合法吸收5千余名被害人存款高达25亿余元  巨大上公司,原是大忽悠  郭树合 晓高上:卷宗装满12个行李箱;中:案子庭审现场;下:检察官出庭支撑公诉  2018年2月9日,经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潍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定,对申述书指控的违法事实悉数予以确定,判处山东银河出资集团有限公司(化名)罚金50万元;判处韩海行有期徒刑九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判处王培亮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30万元;其他34名被告人均被判处一年至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判定后,多名被告人提出上诉。  2018年6月28日,潍坊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这起在山东潍坊轰动一时的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案尘埃落定。  报警电话被打爆  2015年5月中旬的一天,潍坊市公安局潍城分局报警电话响起。打电话的是一个唐姓男人,他带着哭腔说:差人同志,我的钱被银河公司骗走了,你们一定要帮我追回来!  值勤民警按程序进行了挂号。没想到,接下来几天,这部报警电话简直被打爆,来电者都在声讨银河公司。在这些报案人中,有的人将自己仅有的住宅卖掉,将卖房款存入银河公司;有的人将积储悉数投入后,又从银行告贷或从亲戚朋友手中借钱存到银河公司;还有的人把自己用于养老的积储和孩子预备成婚的钱都给了银河公司。报案人年纪下至未踏入社会的在校学生,上至耄耋白叟,丢失数额从几千元到几千万元不等。银河公司许诺给他们的存款利率高得惊人,月利率从3%到4%不等,最高的居然到达6%。  公安机关迅速行动,通过细致的前期侦办,2015年5月26日,潍坊市公安局潍城分局将该案立为刑事案子侦办,一起向全社会宣布布告:假如还有未报案的大众,请带着存款的相关书证和身份证件到公安机关进行挂号。短短几天时刻,全国各地的被害人接连不断,到公安机关做笔录的有3000多人。  银河公司终究有怎样的法力,能取得这么多拥趸?  宣扬漫山遍野,越传越神  银河公司的创始人是该公司董事长韩海行。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没读过多少书,却阅历丰厚,先后进入过不少职业。他从乡村老家一路摸爬滚打到了城市,当过修理工,干过金融中介,直到2011年3月,他出资100万元树立了银河出资办理有限公司,自己当了老板。  银河公司从树立到案发,法定代理人和注册资本几经改变,但其运营范围一向是为客户作出资融资咨询。也就是说,银河公司并未取得金融事务许可证,不具有从社会上吸收资金的资质。  树立伊始,银河公司的首要事务是面向公司员工及其亲戚朋友进行融资咨询。从2014年头开端,将钱存进银河公司就能挣钱的音讯迅速传播。但毕竟银河公司仅仅一家小企业,大众对其仍有疑虑。为了让大众定心把钱交出来,银河公司煞费苦心。  一方面,银河公司斥巨资打开广告宣扬。在电台、电视台投进广告,街头散发传单,为一些车次的动车冠名,宣扬可谓无孔不入。他们在广告中宣称,自己是由政府支撑组成的出资公司,以支撑三农经济及中小型企业发展为方向,一般民众将资金投入其间,既能取得每月3%的利息,还可以随用随取,没有任何危险。韩海行也常常出现在出资类访谈节目中,畅谈公司光辉成绩,向受众教授出资理财之道。他曾在节目中严肃认真地劝诫说:出资有危险,要挑选银河公司这种有社会职责感的公司。  另一方面,银河公司致力于将韩海行包装成一个许多荣誉加身的成功企业家。潍坊企业家沙龙荣誉会长、潍坊市工商联企业发展促进商会会长、我国企业商协会副会长、潍坊市工商联12343民生服务业商会副会长、慈悲总会慈悲之星、我国水墨书画院潍坊银河分院院长等等,这些大巨细小的头衔在银河公司的宣扬册里格外夺目,配图都是韩海行参加一些高端论坛时的留影。2014年11月16日,在银河公司出资的银河大厦奠基仪式上,银河公司郑重宣布:将正式预备筹建银行,韩海行出任筹建作业小组副主任。  漫山遍野的宣扬之后,大众对银河公司的信赖度显着上升,纷繁将钱款存入银河公司供给的韩海行个人银行账户,换回一张收据巨细的存款凭条,每月15日凭这张凭条收取利息。  一些尝到甜头的储户通过向韩海行自告奋勇或许熟人介绍,成为银河公司的兼职事务员。他们言传身教,招引身边的亲戚朋友、搭档街坊到银河公司存款。许多人赚到了钱,觉得越来越结壮,投入也越来越多。  利息不兑付,储户慌了神  2015年4月,一些出资人发现当月的利息没有及时兑付,一起传出银河公司资金出了问题的音讯。他们急忙到银河公司预备将钱取出,到了门口却发现,银河公司已大门紧闭。门上贴着一张告诉,内容是银河公司将搬到高新区,利息会在下个月按时打到咱们的银行卡里,公司对出资者的许诺一定会实现,请咱们定心。  一个月后,利息仍然没有到账,银河公司所说的高新区作业地址也同样是铁将军把门。几名兼职事务员抚慰心情激动的出资者:银河公司新建的网络还没有通,等网络好了,咱们的钱确保一分都不会少。  这种苍白无力的确保并没有起到太大效果,银河公司要关闭的风闻更多了。2015年5月初,韩海行的妻子、银河公司总经理王培亮专门组织了一场回馈老客户活动。活动中,她宣布了慷慨激昂的讲演:银河公司一向作业杰出,那些诽谤的人迟早会遭到法令追查。公司正在活跃准备上市,银行也很快就会树立。之后,律师宣读了声明,确保许诺具有法令效力。  但是,跟着不断有人报案和公安机关立案侦办,闹剧终归仍是闹剧。  2015年5月27日,侦办人员在一家宾馆内将韩海行和王培亮捕获,银河公司首要办理人员和事务员也相继被捕,银河公司的面纱被扯开,其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的本来面目显露出来。  承受讯问时,韩海行供述:咱们公司吸收大众存款没有通过任何机关赞同,我也知道这样做是超范围运营,现已涉嫌违法了,但觉得只需不给这些出资人形成经济丢失问题就不大,所以就一向这样对外融资。  据韩海行供述,银河公司自称有确保的运营形式,不过是从社会吸收资金后向外告贷,个别或许公司到咱们公司请求告贷,咱们担任检查危险,经我签字赞同后签订合同,把金钱贷给请求人。假如到期没有还款或许没还清,咱们就将合同带回公司保管,过段时刻再去要钱,直到要完钱,这个告贷就完毕了。对银河公司来说,告贷的危险防控底子不存在,一些公司员工乃至与别人勾结假造用处进行告贷。由于缺少后续跟进和救助机制,贷出的许多金钱底子无法回收。  进一步侦办发现,银河公司大肆宣扬的上市和组成银行,仅仅花钱请中介组织操作,轰轰烈烈的奠基仪式后并没有任何实质性发展。而银河公司为扩展影响力,每年花费上千万元用于广告宣扬。韩海行参加的那些高端论坛,大都是花钱买的入场券,而那些数目繁复的头衔和荣誉称号背面,八成也是银河公司自己树立的山寨组织。  12个行李箱装满卷宗  2015年12月4日,公安机关将韩海行等39人涉嫌集资欺诈、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案移交潍城区检察院检查申述。2016年1月19日,该案上交至潍坊市检察院检查申述。  作为潍坊建市以来数额最大的涉众型经济案子,该案引起社会广泛重视。潍坊市检察院集结精干力气,树立了以公诉二处副处长隋宝玲为组长、两级检察院事务主干为成员的办案组。该案檀卷资料多,为盛装卷宗资料用了12个行李箱。通过一个多月的加班加点,办案组完成了对违法嫌疑人的讯问和被害人陈说的收拾作业。  通过阅卷和讯问,办案组及时发现了案子根据上的薄弱环节:一方面,公安机关指控违法嫌疑人从2015年4月1日开端涉嫌集资欺诈罪的根据不足;另一方面,追查银河公司一些作业人员的刑事职责缺少根据。侦办机关以为:把2015年4月1日作为集资欺诈的起点,是考虑到银河公司在此之前一向可以依照约好利息及时兑付,将确定银河公司资金链断裂的时刻点尽可能后移,能最大程度上确保违法嫌疑人的权力;而关于未吸收存款的作业人员,鉴于他们客观上对银河公司吸收存款起到了协助效果,也应追查其职责。  检察机关则以为:银河公司在被查办之前一向处于正常运营状况中,作为一个持续性的行为,人为设定一个构罪时刻点,有客观归罪之嫌。构成集资欺诈罪有必要契合相关司法解释规则的八种景象之一,而本案中,公安机关通过侦办,韩海行名下除一套个人住宅外,没有其他数额较大的产业,在被捕获时,他只随身带着了少数现金和生活必需品。韩海即将吸收的金钱悉数用于出资运营开销,既无藏匿、搬运行为,也无肆意挥霍的行为。至于银河公司一般作业人员,由于不参加公司运营,每月只收取底子工资,不宜作为违法处理。  终究,两边达到一致,由公安机关对银河公司从树立到案发的管帐账目进行从头审计,对一般作业人员由公安机关撤回申述作撤案处理。  2016年7月8日,潍坊市检察院将案子交回潍城区检察院检查申述。7月18日,潍城区检察院以被告单位山东银河出资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韩海行等涉嫌不合法吸收大众存款罪向潍城区法院提起公诉。申述书指控:被告单位山东银河出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分公司以出资理财为名,以许诺还本付息,高额返利为钓饵,向社会大众吸收存款;一起,以付出高额提成方法鼓励公司员工及相关社会人员向社会大众宣扬,招引大众到被告单位存款。自2011年3月至2015年5月26日,被告单位山东银河出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分公司共向5000余人吸收资金合计人民币25亿余元,给存款人形成丢失合计人民币7亿余元。  2017年11月30日,为确保很多被害人能顺畅旁听,潍城区法院专门租借会展中心的场所揭露开庭审理此案,一起,庭审进程在网络同步直播。2018年2月9日,潍城区法院依法作出判定,随后多名被告人提出上诉。2018年6月28日,潍坊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